最新消息:

是我的妻子特别编织的

直缩 admin 浏览 评论

  “你在织什么呀?这么晚了,赶紧睡吧!等明天再织。”我敦促道。妻顿时放下手中的活,随手拿了件外衣一边向我跑来一边心疼地说:“你看你,出来也不穿多点,冻坏身子如之奈何呀?”说着便把那件外衣往我身上披,登时我感受全身暖呼呼的,很恬逸。这时,我一把拉着老婆:“赶紧去睡”妻勤奋地挣脱我的手,一边把我往房间推一边说:“去去去,你赶紧睡,我晚些再睡!”在妻的敦促下,我也只好躺回床上了。

  ①凡本网说明“来历:梅州网(包罗梅州日报)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稿件,版权均属梅州日报社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小我未经梅州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体例复制颁发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梅州日报社将追查其相关法令义务。

  然而,当我与妻四目对视那一刻,我发觉妻的双眼黑乎乎的,像熊猫眼,凌乱的刘海和鬓间的几根鹤发在北风中飘动,脸也红肿得厉害。我的心咯噔了一下,才晓得,本来,昨晚妻是在熬夜为我织领巾!要晓得,妻从小就不克不及熬夜,一旦熬夜皮肤就会过敏,可是妻却为了我能过一个暖冬,掉臂本人皮肤过敏,定要熬夜为我编织这条长长的厚实的领巾,我以至能够想象,她昨晚是怎样忍着痛苦悲伤为我一针一线地织完的,如许想着,我不由泪水夺眶而出

  我是一个三轮车的车夫,常年起早贪黑在外载客。特别是冬天,骑着三轮车载客,北风呼呼呼地劈面而来,冷得我直缩脖子,身子瑟瑟地颤栗。因家庭经济欠安,为了多赚些钱,大冷的冬天,我经常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归去。每晚回抵家,我四肢举动已被冻得通红生硬,还不断地打喷嚏,流鼻涕,拿饭碗都有些坚苦。凡是要用很烫的热水浸泡十多分钟,双手才有知觉。老婆看到这景象,很是心疼,于是多次劝我不要再干这行了,可我没有文化,又没有什么手艺,除了干这

  那天,我围着妻为我织的领巾去载客,同业的伴计看见了,都猎奇地问:“你这领巾在哪买的?让我也去买一条!”我乐呵呵地摇摇头:“哪都没有卖,是我的老婆出格编织的!”他们听了都一脸惊讶地竖起大拇指,一个劲儿地夸我的老婆贤惠手巧,善解人意。客人见了,也都禁不住要问上一两句,直到我告诉他们说是老婆帮我编织时,他们都投给我爱慕的目光,那一刻,我既感应骄傲又感应骄傲。

  也就是那天起,围着妻给我的领巾,即便迎着北风,我也感受身上有着一股暖流,那是妻对我的爱的暖流呀!

  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布更多的消息,并不料味着附和其概念或证明其内容的实在性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义务。

  一天夜里,模糊中,我被一阵老挂钟的敲打声吵醒了。睁开眼时,发觉客堂里还亮着灯,我于是走出去想把灯关了,谁知却发觉,妻坐在沙发上正一针一线地编织着什么。屋外北风呼啸,从门缝里硬生生地挤进来,房子里也被北风灌得冷飕飕的,我不由打了个寒噤,随后鼻子一酸,一个喷嚏打响了。我的喷嚏轰动了妻,妻被吓了一跳,愣在那儿,双眸凝望着站在门口的我。

  第二天,我临出门时,妻拿着一条长而厚实的领巾出来:“你常常出门在外,这大冷的冬天,把这个围上,保暖”妻说着,已把那条领巾悄悄围在了我的脖子上。我的脖子被围得结结实实的,顷刻间,一股暖流从我的脖子流遍全身,我感受比往日暖了良多。
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取消评论

    表情

   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  • 昵称 (必填)

    网友最新评论